上星期六(10/12),美人魚和北極熊到城市舞台去看了屏風表演班第卅八回的作品「六義幫」(這些年來,只要有新戲,北極熊幾乎不會錯過),這部戲的劇情主要是描述義氣、棒球及幫派精神,全劇28位演員,要演出115個角色,同時有超過50個場景,演出的技術CUE點更多達535個,重點是全場換景時不降幕,這在台灣劇場界可說是創新的突破!

「六義幫」以1912年青幫入幫儀式 「開香堂」開始進入全劇的主軸,故事講述三個年代,有1904年廖添丁、1912年上海皇帝杜月笙以及台灣退出聯合國的1971年,三個時代、三段愛情故事,都是影射台灣大環境中,看似平靜卻又人心浮動的整體氛圍。而且這部戲雖然表定是七點卅開演,但在七點左右就開時有演員在台上默默演出,雖然沒有任何台詞,但仍可以知道是以青幫入幫儀式為開場。(還好我們很早就進場了,所以完全沒少看)

《六義幫》以王仁甫主演的貴陽街小鄧被抓為開始,去串連了上海杜月笙、日據時代的廖添丁及現代的殺人通緝犯小鄧等三個時代的故事,戲中貴陽街的興衰過程,正代表了台灣早期的現狀,主戲主打溫情主義,全劇人情流動,情義相挺,小人物真切可愛,不虛情不矯飾,人與人之間的可貴友誼在懷舊的風味中,娓娓暢敘;尤其戲大人物讓人笑破肚皮的台灣國語和貴陽街阿嬤的高分貝叨絮裡嗅出濃郁的台灣昔日記憶拼圖,也是四、五年級以上台灣人的集體回憶,雖然外省幫派和台灣幫派火拚,代表了當時時代背景下的無奈,但沒有這段的族群的烙印切割,也無法造就現在的族群融合。

其實族群問題一直在戲劇中所呈現,所謂不打不相識,沒有經歷過“外省豬”和“台灣牛”的年代,也不會有現在的族群融合!尤其戲末時,他們長大後再回首當年,真有種夕陽無限好,血氣化虛無的感慨。尤其經過社會大學的歷練,磨滅了激越,兒時的情境與人情之濃郁,那種死黨結夥幹架的快感,那種稱兄道弟的豪邁,連街坊鄰居三姑六婆的耳語傳話也令人親切回味了。

 幕尾,「小鄧」和「么妹」及「小辣椒」的相遇,童年的貴陽老街風情不在,舊店也面門更換,年少與青春不再;20年後傻傻的么妹化成曼妙女郎,舉止行為的點智障的小辣椒也變成世故摩登女,當年的翩翩少年兄小鄧則因失手殺了自己的兄弟「饅頭」,而逃亡廿年變潦倒落寞。三個人對於當年的三角戀情,心情迥異遠往事不堪回首!

最後小辣椒對么妹在不勝唏噓之餘,拉起么妹的手說「我想念你」。這兩個曾因愛情而誤會一場的女人,失去友誼20年,它日重逢,人事全非。藉由一句「我想念你」化解了所有誤會,所代表的是人性的柔軟和醒悟,是放下不必要的尊嚴,擱置多餘的理性,體貼彼此,讓理性及感性達到一個平衡點,人性的真善美在此時表露無遺。也因為一句「我想念你」讓二個人之間不再失去什麼。

謝幕後,放映出當年少棒國手許金木在獲行世界冠軍的黑白轉播畫面,這是時代的氛圍和語彙,讓我們想起了五、六零年代的種種,讓戲情每個的在回憶中繼續開演

這是我們的票

 

入場後,憑票所換取的六義幫入幫徽章

 

節目單

 

節目單的內頁,有很詳細的介紹

 

philj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